the coko

主吃雷凯!
副吃安艾!
王者双兰,云亮!

白嫖选手

【雷凯雷】一层又一层

凯莉好难画:

#看见名朋一个埃米的戏产生的想法
#雷凯cp意味不太重……硬加了点




【1】
我叫雷狮,是凹凸大赛的参赛者。


与迷宫之主和大赛第二团队中的那个黑化的眼镜仔的战斗中我遇见了那个排名最后的金小子,还有……星月魔女。很不幸,她和那小子在我打败那只眼镜仔的变异之后也将成为我的猎物。


想到这儿我突然变得急不可待起来。我看了看大赛第二的格瑞举着那把烈斩,还有那个天天嚷嚷着骑士道的家伙。决定先发制人的冲上去搞定那个变异眼睛仔——说实在的,一只变大的弱鸡能有多难打?


但是很快我知道我做了个什么样的决定,在我挥舞着锤子冲上去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错的太过严重。被我锤子制造出来的满天落雷仿佛在为我悲鸣。我被那家伙黑不溜秋的家伙抓在手心仿佛玩具一样被又捶又砸,伴随着脑袋不停的着地又拔起使我很快陷入昏迷。




【2】
我在堆满了书本的办公桌上醒来,望着满房的星星挂饰,我不耐的挠了挠头发。


我叫雷狮,是凹凸大赛的裁判长。


距离我和魔女的那届凹凸大赛已经过去了许久,很快就是下一届凹凸大赛的举办期了。而我占用着丹尼尔……不,可能还要再上一届裁判长使用过的办公屋,做这些..无聊的琐事。


裁判球早已变得更加智能。它踏着步子朝我走来,对我鞠了一躬,告诉我该喝点下午茶了。我点了点头,它便招呼身后的旧版裁判球给我端上来一杯黑咖啡。


我嗅了嗅浓烈的苦味,抬起下巴猛的灌了一口。裁判球并没有什么反应。它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毕竟它只是个机器人,只会按照我吩咐的做。


咖啡里放了时效很长的安眠药。我想如果丹尼尔那家伙保佑保佑我,我或许能见到那魔女呢。说来有意思,丹尼尔也成了真正的天使了呢。


我低着头,看着杯子里剩下的黑咖啡,苦气再次充斥了我的鼻腔。




【3】
我有意识后的第一感觉是头上顶着某些很重的东西,而第一眼是遍地的墓碑。


我叫雷狮,是雷王星的国王。


做国王的感觉实在不错,但乐趣往往也没有在凹凸大赛时多。不论是参赛者又或是裁判长,看着那些弱鸡们被屠杀掉的感觉总比天天盯着金银珠宝要开心一些的。


所以我索性不去盯着那些闪闪发亮的玩意儿,抱着几瓶红酒来到皇家墓林。这里的墓碑下面埋的不是皇家军就是皇亲们。可在凹凸大赛死去的卡米尔却没有资格被当成皇亲所埋葬,我索性就用国王特权将他埋在了仅次于凯莉的墓位。


至于我,已经在凯莉的墓前呆了很久很久。大臣们已经索性不管我了。说来有意思,曾经去过凹凸大赛并且成功活到最后还成了裁判长到最后又回到母星当国王的一个人物,他们怎么会敢阻止我天天待在墓地这种地方呢。


我用伤迹斑斑的大拇指撬开怀中红酒的木塞,往嘴里毫无章法的灌了下去。夹着葡萄汁的怪异味道在我味蕾中蔓延,我趁着这个劲儿又往嘴里塞下了瓶口。很快它变得越来越轻,我把它扒开往旁边一扔,瓶子猛烈碰撞的声音也没有让我清醒过来。


你说,在未婚妻的墓前乱扔酒瓶是不是不太好?可我只不过是太爱她罢了。


……是啊,我好爱她。






【5】


我叫雷狮,是凯莉的恋人。




也是在梦境中迷失的游魂。